bet356链接

本所刘主任为光明时评撰文:少年刺死霸凌校友案,应引入无过当防卫视角(2019-3-27)

[ 时间:2019-04-15 16:34:10 | 浏览:35次 | 作者:]

光明时评:少年刺死霸凌校友案,应引入无过当防卫视角

光明网

03-2719:39

一个初三学生,被霸凌校友一步步逼着要进行所谓一人拿一把刀对杀的“单杀”行为,最后霸凌者被刺中大血管身亡,该学生严重受伤。这名学生是否成立正当防卫?近日,有关他不服8年判决提起申诉的报道,引起了公众高度关注。

据报道,5年前的4月30日,贵州翁安四中15岁的陈泗翰与同校学生李某在学校食堂排队买早餐,李某踩了陈泗翰一脚,二人发生口角和抓打。上午课间李某等人在教学楼厕所楼梯等处对陈泗翰两次进行殴打;中午放学时李某等人告诉陈泗翰,下午他们二人要进行“单杀”。陈泗翰并未“应战”,而是“下午一直坐在教室里不敢出来”,还让表哥五点半来接他。

后面的情节,判决书这样描述,“到下午五点半时,陈泗翰的表哥还没有到,李某就拉着陈泗翰去花竹园小区。当走到某服装店旁的巷道中间,李某就抓住陈泗翰的衣领,将其往花竹园小区里面拉。此时,翁安四中学生贺某乘机将身上的一把卡子刀递给陈泗翰。李某将陈泗翰拉到花竹园小区里面,就对陈泗瀚进行殴打。在殴打的过程中,陈泗瀚将卡子刀拿出来杀被害人李某。李某就用随身携带的卡子刀杀在陈泗瀚的左背部,接着陈泗翰又用卡子刀杀在李某的胸部后就跑了,李某在后面追了一会就倒地,送医院发现已死亡,后被鉴定系锐器致心主动脉破裂急性大失血死亡;陈泗翰的伤系锐性损伤,被鉴定为重伤二级(后重新鉴定为轻伤)”。

根据判决书描述的基本情节再结合报道,陈泗翰的行为确有认定正当防卫的余地。或许陈泗翰表示服软后,这场所谓“单杀”约架能够避免,但正当防卫是鼓励人同违法犯罪作斗争的制度,不同于紧急避险必须处于“不得已”,我们不能苛求没有过错的陈泗翰自贬人格表示“服软”,其对校园霸凌违法行为完全有权说“不”。

陈泗翰被抓住衣领拖进小区后即遭受殴打,此时不法侵害正在进行,他完全有权针对不法侵害者进行反击,这是毋庸质疑的。其反击造成对方身体伤害,因防卫的本质属性所决定,是法律允许的。关键是,陈泗翰能否用刀反击并致对方死亡,这涉及到只能一般防卫还是可以特殊防卫即无过当防卫。本案若只适用一般防卫,则成立“防卫过当”,这是一个“应当减轻或免除处罚”的从宽情节;若可以特殊防卫,则完全无罪,不负刑事责任。本案一、二审裁判完全不考虑防卫因素,确实值得商榷。

笔者认为,本案可按无过当防卫进行处理。因为被害人李某把这次行为称为“单杀”,还放出狠话“五点半不到你娃儿就要死”,陈泗翰被李某拖入案发地后即遭“一阵猛烈的拳打脚踢”,现明知李某有刀在身,何时使用刀不得而知。因此,李某的行为可视为刑法列举的“行凶”之“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可以进行无过当防卫,哪怕致人死亡也不需要负刑事责任。此时,法律不能苛求陈泗翰只能用身体防卫,而不能用刀防卫。

当然,该案一、二裁判决均发生在5年前,当时正当防卫制度尚未被激活,即最高法院原副院长沈德咏针对山东辱母案撰文所说的,正当防卫制度“一定程度上成了僵尸条文”。那时法院判案对于存在明显的正当防卫因素,也会因“死者为大”“人死占理”的观念而受到干扰。本案一审法院相关工作人员就对记者说,“被害人家属毕竟失去了一个儿子,需要考虑到对被害人家属情绪的安抚”,当时这种思维很普遍。

法院判决陈泗翰有罪的逻辑:陈泗翰“在被害人等人邀约之下,还准备了一把卡子刀放在身上,当被害人用拳脚殴打陈泗翰时,陈泗翰最先掏出卡子刀刺伤被害人。被害人李某被陈泗翰用刀伤害自己后,随之也掏出卡子刀来相互捅杀,陈泗翰在主观上有追求伤害对方的动机和故意……”在这里,同学贺某临时递刀让陈泗翰防身,被认定为“事先准备了一把卡子刀”,前面认定的事实与后面的评判明显不符;再说陈泗翰若有伤害故意,贺同学递刀就是帮助犯,也应追究刑事责任,这也明显悖理。显然,在当时的条件下,一、二审裁判过于苛求防卫人。

现在,最高法院已接受本案的申诉材料,期待后续的司法审查能为本案进一步厘清事实和性质,让公众知晓在面临类似情形时,究竟该如何防卫。

来源:光明日报客户端



】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
  • QQ咨询

  • 电话咨询

  • 工作时间
  • 010-87199531
  • 18516816466
  • 其他时间
  • 18516815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