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56链接

故意伤害致死案(一)

[ 时间:2014-10-07 21:22:23 | 浏览:2919次 | 作者:]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11)二中刑初字第960号

公诉机关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其义,**岁,19**年*月*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河南省**县**镇**村****号;系被害人刘圆飞之父。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胡起云,**岁,19**年*月*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址同上;系被害人刘圆飞之母。

刘其义、胡起云之诉讼代理人刘昌松,北京市戎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刘其义、胡起云之诉讼代理人胡兴田,男,**岁,19**年*月*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无业,住河南省**市******路*号*号楼*单元*号。

被告人项野(别名项强),男,**岁,19**年*月*日出生于辽宁省*县,汉族,小学文化,捕前系北京鑫富华彩色印刷有限公司厨师,暂住该公司员工宿舍(户籍所在地辽宁省义县前杨乡前杨村五组)。因犯盗窃罪,于1996年5月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1997年3月11日刑满被释放;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0年12月5日被羁押,2011年1月8日被逮捕。现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田朝辉,北京市达实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京检二分刑诉[2011]5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项野犯故意伤害罪,于2011年4月2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其义、胡起云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派代理检察员位鲁刚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项野及其指定辩护人田朝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其义、胡起云及其诉讼代理人刘昌松、胡兴田到庭参加诉讼。因辩护人申请调取新的证据,本院依法决定延期审理一个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被告人项野因借款、还款问题对其同事张赛不满,遂于2010年12月2日22时许,在本市朝阳区黑庄户乡定辛庄西村西区甲23号北京鑫富华彩色印刷有限公司东侧路口,酒后与张赛及和张赛在一起的同事刘圆飞发生口角并互殴。被告人项野持尖刀刺击刘圆飞腹部1刀,造成刘圆飞死亡。被告人项野作案后于2010年12月5日向辽宁省义县公安局投案。

针对指控的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向法庭宣读、出示了物证、书证、证人证言、鉴定结论、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视听资料及被告人供述等证据。据此,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项野无视国家法律,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之规定,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被告人项野的刑事责任。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其义、胡起云的诉讼请求及其诉讼代理人的代理意见均为:要求被告人项野赔偿刘其义、胡起云死亡赔偿金人民币581 460元、丧葬费人民币25 207.5元、胡起云被扶养人生活费人民币67 39 3元、交通费人民币5 572元、住宿费人民币1680元、误工费人民币3000元、精神损害赔偿金人民币200万元,并向法庭提供了原告人的身份证明、交通费单据等证据材料。

被告人项野当庭未提出辩解。其辩护人的意见为:项野有自首情节;认罪悔罪,请求对项野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 010年12月2日22时许,在本市朝阳区黑庄户乡定辛庄西村西区甲23号北京鑫富华彩色印刷有限公司东侧路口,被告人项野与同事张赛及刘圆飞(男,殁年22岁)发生口角并互殴。其间,被告人项野持尖刀刺击刘圆飞腹部1刀,刺破刘的腹主动脉,造成刘圆飞失血性休克死亡。被告人项野作案后于2010年12月5日向公安机关投案。

项野的伤害行为给刘其义、胡起云造成的经济损失为:死亡赔偿金人民币581 460元、丧葬费人民币25 207.5元、胡起云被扶养人生活费人民币67 39 3元、交通费人民币2342元、住宿费人民币1680元、误工费人民币3000元,共计人民币681 082.5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证人张赛证言:项野向我借了200元人民币玩牌,后一直未还。2010年12月2日14时许,我看他又在和同事玩牌,就向他要钱。他觉得很没面子,便和我吵起来,说就是借钱也要还我这200元。17时许,项野将钱还给了我,当时我看他挺生气的。12月2日20时许,我到食堂看到项野一个人在喝酒,我没有理他,他也没有叫我。20时30分许,我和刘圆飞、白海全、王祖义等人一起去黑庄户一个餐厅吃饭。22时20分许,王祖义开着我们单位的金杯面包车回单位,走到单位门口东侧200米左右的丁字路口时,白海全下车去吐,这时就见项野和余辉到车前,项野看到我们后就叫刘圆飞下车。他俩说了几句后,刘圆飞就叫我下车,项野就拉着我,说非要还我200块钱,我说那200块钱已经还了,不欠钱了,但他非要还。我一看他就是喝多了的样子,像是在找事似的。这时,刘圆飞劝他,他就打刘圆飞,我过去项野又打我。这样,我和刘圆飞就也都上手打他了。在打的过程中,不知道项野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把刀,照着刘圆飞的肚子位置猛扎了一刀。刘圆飞被扎了之后,就对我喊了一声“他有刀,扎我了,快跑”。我一看他右手中拿着尖刀,我怕他扎我,加上刘圆飞一喊,我就跟着刘圆飞跑了。刘圆飞在我前边向单位方向跑了有20米左右,就趴倒在地上了。我见他这样,就叫他,但根本就没有反应,我返身追项野,他朝东跑了,没有追到他。我返回后看见刘圆飞腹部有大量鲜血。我就赶紧拨打“120”,在去医院的路上又拨打“110”报警称项野用刀扎刘圆飞。

2、证人白海全证言及辨认笔录:2010年12月2日20时许,我与张赛、刘圆飞等共9个人一起在黑庄户一饭店吃饭。22时20分许,我们从饭店离开,我和张赛、刘圆飞、姚敏坐王祖义驾驶的厂内的金杯车一起回单位。当我们开车行驶到我们厂东侧150米处拐弯时,我感觉有点晕车想吐,我就让司机把车停下来,我下车到墙边吐,这时找见到我们厂的厨师“项师傅”和厂内印刷工人余辉一起从我们厂的方向走过来,“项师傅”看到我们坐的车停在拐弯处,他就一个人走到我们车旁,问张赛在不在,张赛和刘圆飞两个人就一起从车上下来了。他们下车后我就听到“项师傅”和张赛说他欠张赛钱的事情,具体怎么说的没听太清楚,这时余辉也走到我们的车旁并坐上了车。后王祖义就开着车带着姚敏和余辉回单位了。接下来,“项师傅”与张赛因为钱的事吵了起来,我就过去跟“项师傅”说“别吵了”,“项师傅”当时把我推到了一边,然后继续和张赛吵架,我就没再理他们,自己往单位的方向走。我刚走了大约20多米,就看见张赛与刘圆飞两个人一起从东向西跑了过来,刘圆飞一边跑还一边说:“他(指的是“项师傅”)拿着刀呢,赶紧回单位”。接着,我看到刘圆飞没跑几步就倒在地上了,他倒地上后说:“赶紧打电话,我被扎了”。我和张赛就一起到刘圆飞身边,我看到刘圆飞的肚子上流了好多血。我和张赛就一起到胡同拐弯处找“项师傅”,他看到我、张赛二人向他走过去,就从胡同口向北跑了,张赛就追了过去。我当时就赶紧给司机王祖义打电话,让王祖义开车将刘圆飞送到医院。后我听说刘圆飞死了。白海全辨认出项野即“项师傅”。

3、证人余辉证言及辨认笔录:2010年12月2日21时30分许,我回到单位,我们印刷厂的厨师“项师傅”来到我的宿舍,进了宿舍就对我说“我要弄死一个人,要不就得给我2000元钱”。我当时一看就知道他又喝酒了,“项师傅”喝了酒就爱在单位里大喊大叫。他说完后就想叫我去定辛庄村喝酒,我没同意,之后他又说要我陪他去我们印刷厂路口小店买瓶啤酒,他要在小店内喝酒,我就同意去陪他买酒。我和“项师傅”两个人定到厂门口时,大概22时许,他对我说“我刀都带了”,还拿出个东西让我看,当时因为天黑我没看清。当

我们走到印刷厂门口向东100多米左右的时候,正好碰到厂里的金杯车在那停着,“项师傅”看到刘圆飞在车上,就将刘圆飞叫下车,问张赛呢,刘圆飞下车后听“项师傅”找张赛,就把张赛叫下车,他们三个人就在车边上吵。后我坐上了金杯车,司机王祖义就将车开回厂里了。我当时不放心就又出去了,我看见刘圆飞躺在刚才停车的地方了,“项师傅”站在我们厂向东的丁字路口处,张赛就去追他。我扶着刘圆飞,看见他身下有血,腹部有一个伤口。后我们送刘圆飞去医院了。余辉辨认出项野即“项师傅”。公司

4、证人王祖义证言:2010年12月2日22时许,我驾驶白色金杯车和同事开车回单位,开到公司(定辛庄西村西区甲23号)东侧路口处时,我把车停了下来,同事白海全下车呕吐。这时正好看见单位厨师项野出来了,他在车下将刘圆飞、张赛两人叫了下来。后听说三个人在路口处发生了争吵,项野持刀将刘圆飞扎伤后逃跑了。我们就立即把刘圆飞送到双桥医院,后经抢救无效,刘圆飞死亡。张赛就报警了。

5、证人赵龙证言:2010年12月3日1时许,我正在睡觉,项野来了,他进门后,我发现他的身上都湿了,就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他把人给扎了,凶器是一把军刺,扎人之前花40块钱买的。被扎的是他同事,一个河南的20多岁的小伙子,原因是跟对方吵起来了。我又问他把人扎成什么样了,他说就是扎了肚子上一刀,人没事。我一听他说扎人了,就有点害怕了,我说“你不能在我这里呆着”。他说他衣服都湿了,让我先帮他找几件衣服换上,他把钱包里所有的钱都给了我,总共是180多块。然后我到小寺村里开着门的一家卖衣服的店里花了150块钱买了几件衣服。我回家后,让项野把衣服换好,把剩下的30块钱还给了他。他脱下来的三件衣服,一件深色的夹克,一件深色的长裤,一件红色的毛衣,我都扔在了我住处屋后的水沟里。他让我打一下他的手机,我打通了电话,是一个男的接的,我还没说话呢,对方接电话的人问我找谁,我说找项哥,对方问我是不是赵龙,我说是,对方问我在什么地方,我说在老家,项野说肯定是警察,我就赶紧挂掉了。项野说他没钱了,我说我也没有,他也没说什么就走了。

6、证人姜水迎证言:2010年12月3日1时许,我店里来了一名男子对我说,买棉衣、裤子、毛裤和毛衣,要最便宜的。我就给他拿了,感觉这名男子买衣服特别急,他也没挑衣服和号码就问我多少钱,我说170元人民币,他就说150元人民币,后他扔下150元人民币,抱起衣服就离开了。

7、证人项亚秋证言:2010年12月4日8时58分许,我接到项野一个电话,而且我也知道他12月2日和人打架、把人扎伤致死的事情。我电话中对项野说与他打架的那人死了,让他自首。项野爱喝酒,但一喝酒脾气就不好了。

8、证人杨永合(双桥医院医生)证言:2010年12月2日22时50分许,刘圆飞被送至我院抢救室救治。抢救过程中,该人面色苍白,呼之不应,双侧瞳孔散大,对光反射消失,动脉搏动消失,无呼吸。该人身上有一处伤口,在上腹部居中的位置,该伤口边缘整齐,伤口长约3公分,伤口在其到医院抢救时已无继续出血。我们对其实施了输液,做心电图,心电图呈直线,该人到院时就已经死亡了。

9、证人刘其义证言及辨认笔录:刘其义辨认出被害人尸体即其子刘圆飞。

10、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110”接处警记录、辽宁省义县公安局出具的抓捕经过、到案经过证明:2010年12月5日,项野到辽宁省义县刑侦大队投案,后被移交北京警方。

11、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出具的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及物证照片证明:现场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黑庄户乡定辛庄西村。中心现场位于村内东西走向水泥板路处,在该路距路北围墙2.3米、距村内南北向水泥板路50米处地面上发现少量滴落血迹;在距定辛庄西村26号院西侧路口北14米处地面上发现一个棕色刀鞘,在其北侧42米处田地南侧碎砖石路上发现一把带有血迹的尖刀。在双桥医院,经初步尸表检验,在死者刘圆飞腹部发现刺创,上衣相应部位有破损并带有血迹。

12、北京市朝阳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尸体检验鉴定书证明:刘圆飞符合被人用单刃刺器刺击腹部,刺破腹主动脉,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13、北京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法医物证鉴定书证明:在排除同卵双胞胎和其他外源性干扰的前提下,支持送检刀刃上血迹、现场血迹、死者上衣上血迹为刘圆飞所留;在排除同卵双胞胎和近亲的前提下,刘其义、胡起云是刘圆飞的生物学父、母亲。

14、辽宁省义县人民法院(1996)义刑初字第51号刑事判决书、刑满释放证明书证明项野的前科及释放情况。

15、户籍材料、北京鑫富华彩色印刷有限公司证明及员工登记表分别证明被害人刘圆飞、被告人项野的身份及工作情况。其中,刘圆飞自2007年至2010年12月在该公司从事印刷工作。

16、被告人项野供述因借钱问题与张赛有矛盾,2010年12月2日20时后,其与刘圆飞、张赛发生口角并互殴,后其持刀将其中一人上半身扎了一刀,后其找赵龙并逃跑以及于2010年12月5日投案的情况。

17、辨认笔录证明:项野辨认出北京市朝阳区黑庄户乡定辛庄西村西区甲2 3号北京鑫富华印刷厂东侧路口,就是其持刀将刘圆飞扎伤致死的地点;辨认出在案扣押的尖刀系其作案时所使用的尖刀。

18、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其义、胡起云提交的身份材料、交通费单据等证据证明所受经济损失的情况。

以上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审核属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项野不能正确处理与他人矛盾,酒后持刀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予惩处。鉴于项野能够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所犯主要罪行,系自首,本院依法对其从轻处罚。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被告人项野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项野的辩护人所提项野有自首情节等相关意见,经查属实,本院予以采纳。因项野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其义、胡起云造成的经济损失,依法应予合理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其义、胡起云所提精神损失费之诉讼请求,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受理范围,本院不予支持;所提其他诉讼请求项目合理,惟交通费数额过高,本院依相关证据确定。据此,本院根据被告人项野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以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实际经济损失情况,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第三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项野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0年12月5日起至2025年12月4日止),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二、被告人项野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其义、胡起云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胡起云被扶养人生活费、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共计人民币六十八万一千零八十二元五角(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给付)。

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其义、胡起云的其他诉讼请求。

四、在案扣押物品尖刀一把、刀鞘一个,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审判长    刘硕

代理审判员 孙轶松

人民陪审员   丁晶

二0一一年六月十七日

书记员     吴炎冰

文件编号:11615-11394-334-12-343070



?
  • QQ咨询

  • 电话咨询

  • 工作时间
  • 010-87199531
  • 18516816466
  • 其他时间
  • 18516815454